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板块 » 人妻女友

隔壁人妻

(搞什麼呀……好不容易今天星期天說……為什麼整天都在洗衣服呢……真是的……)



住在三樓的山本圭一,嘴裡嘟嘟噥噥地抱著衣服往洗衣機走去。山本的老婆朱美預產期就在這個月,所以已經先回娘家待產去了。



老婆回娘家兩個星期以來,山本每天吃飯都在便利商店解決,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,每個禮拜唯一可以休息的星期天,也都被洗衣打掃等家務給佔滿了。



酷暑下的住宅區熱到無處可逃,沒有空調的家裡像是蒸汽浴室一樣。圭一把窗子全都打開,不過通風良好的三樓今天卻連風鈴也不響。



衣服洗好開始晾衣服,圭一聽到隔壁陽台拉門的聲音。



「唉唷,是山本先生親自洗衣服呀?」住在隔壁新婚的渡邊純子打著招呼。



「因為老婆要生了,先回父母家待產……」



「是這樣呀……怪不得最近兩個禮拜都沒看到山本太太呢……」



「好不容易的星期天也要趕快自己洗衣服……」



「嗯……這樣要自己弄飯吃也是很麻煩的……」



「還好啦,我都是去便利商店,隨便買點東西吃吃就好了。」



「嗯……那來我家吃晚飯如何?」



「這樣很不好意思,會給你們夫妻添麻煩的。」



「其實……我先生上個禮拜也出差了,現在也只有我一個人吃飯。」



「這樣呀……」



「做一人份跟做兩人份沒什麼差別,山本先生就一起過來吃吧!」看到擔心圭一不答應的純子朝自己微笑的時候,男人擔心懷了孕的妻子半年以上沒碰過女人的下半身突然有了反應。



(咦……我怎麼會有這種念頭呢……)



白色T恤底下隱約可以見到內衣,邪惡的念頭突然略過男人心中。



「是呀,請來吃飯吧。」



「嗯……天氣這麼熱,家裡也是熱得要命……連浴室都壞掉了……」



「是呀,我也好熱,那我就先打開冷氣吧。待會就請您先沖沖澡,等下一邊喝啤酒一邊吃飯吧。那我先去準備了……」



「您真會說話……」



圭一把已經晾乾的衣服收起來,走到隔壁敲純子家的門。



「真不好意思,還到您家借浴室。」



「哪裡的話,啤酒已經冰好了,你等下可以好好暢飲一下。」圭一打開浴室的門,背對著的純子轉過身來說。



純子穿著白T恤跟短褲,正忙著準備吃飯的東西。圭一的眼睛看到了那雙短褲下又白又長的腿。



圭一擦著濕濕的頭髮,走過廚房門口,走到房間門口的桌子旁邊坐下。房間有兩間中間用拉門隔開,拉門旁整齊地?著棉被。比較大六塌塌米半的那間看得出來是夫妻倆人的臥室,但四塌塌米半大的那間整理得比較整齊,反而感覺比較大。



純子送來了冰得剛好的啤酒,同時也端上了毛豆與冰過的玻璃杯。



「哎呀,好冰……」



「啊……對不起,我沒有注意到……」



純子幫男人把冰啤酒倒進杯子裡,圭一一口氣把啤酒喝乾。



「啊……真好喝,太太也喝一杯吧。」



「不好意思……那……我也來喝一杯吧。」純子又取來另一個冰酒杯,圭一幫她倒了啤酒,兩人一起乾杯。



「啊……真是好喝呀……」



「太太您也很會喝唷……」



「呵呵……等一下……」純子微笑的時候露出了白白的牙齒,她舉起空空的酒杯讓圭一看清楚,圭一往裡面又倒滿一杯。



「真不好意思,一下子啤酒就喝完了……家裡沒啤酒了,不知道您喝不喝燒酒呀?」



「我都可以……」



一下子兩個人又喝完了兩瓶燒酒。



「喔……太太……您的酒量真不錯呢!」



「沒有啦,先生您的酒量比我好多了。」雖然還沒有到爛醉的程度,圭一知道自己已經喝得差不多了,而臉上浮現著淡淡紅色的純子,看來是還沒到醉的程度。



「太……太太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要休息了……」



「那……您先到隔壁的房間躺一下吧……」純子扶起圭一,走進那個六塌塌米大的房間把他放在被褥上面。



「對不起……太太……我喝醉了……」



「沒關係……您先躺一下,我先去做晚飯……」



沒等純子把話說完,圭一眼睛一閉就安靜地睡著了。



窗外明亮的陽光照著圭一的臉,純子安靜地關上了窗簾。



************



(太太……太太……)



(山本先生……喔喔……你的……好舒服……啊啊……)



(喔……我也……好舒服……太太你好棒……)



(啊……啊……要……高……高潮了……)



(我……我也……要射了……太太……我射了……)



(啊啊啊啊………………)



圭一慢慢從春夢中恢復了神志。



(耶……我……剛剛……是跟渡邊太太……喝酒吧……)



不知道是因為喝了酒還是夏天熱氣的緣故,身體明顯地發燙。



徐徐張開眼睛,圭一看到了關上窗簾房間的天花板。



(咦……這是怎麼回事……好真實的夢呀……哎呀……糟糕……萬一……萬一我在鄰居家裡夢遺了怎麼辦……)



本來緩緩恢復的意識,因為突然感覺到下半身濕濕的而立刻完全清醒過來。



(完了……半年沒做愛……這下子……一定把人家家的棉被給弄髒了……)



濕濕的感覺,讓圭一慌張地往下身摸去。



(咦?怎麼會?我的內褲怎麼不見了?怎麼會這樣?)



房間中的圭一張大眼睛看著下半身,自己確實是全裸地躺著,萎縮的陰莖也真的濕濕的,但是棉被上卻沒有沾上任何東西。圭一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,張大嘴巴正要撐起身體的時候,房間的門打開了,全裸的純子出現在門口。



「啊……太太……這……這……」



「呵呵,你醒啦。」



「啊……我……太太……發生什麼事了……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……」



「你沒有做什麼事呀,不用擔心,是我偷襲你的。」純子走到全裸的圭一旁邊,用手拿起他垂在雙腿中萎縮的陰莖。



「我剛剛看到你在睡夢中勃起了……我家先生出差,我也很久沒有做了,所以忍不住……」



「忍不住……怎麼會……」



「你剛才很厲害唷,剛剛在我的嘴裡射了兩次唷……你的東西好棒呢……」



「啊……怎麼……怎麼會這樣……」



「呵呵,這樣不是很好嗎……我偷偷跟你說唷……你所有的庫存都射了,差點從我的嘴裡滿出來……不過我全都吞下去了……」好像還在回味的樣子,純子不斷笑著玩弄圭一的小弟弟,故意裝作嫌惡地對陰莖說:「你都出來了,但是我還沒有滿足呢。」



「啊……這……這……」



「怎麼樣?你是嫌我不好嗎?」



「不……沒有……從以前開始我就覺得太太你很漂亮……」



「那就好了呀……」純子彎下身體,把圭一萎縮的肉棒含到口中,發出啾啾的聲音。完全恢復意識的男人,在純子把肉棒含進口中的瞬間,那種夢中的濕潤感馬上充滿全身,肉棒也迅速在她小嘴裡膨脹起來。



「嗯……好棒……快點再更大一點……」純子邊舔著肉棒邊讚美地說。



(原來……夢裡的感覺……是真的……)



「喔……太太……我……太太的……我想舔你那裡……」



「啊……那太好了……」純子含著圭一的肉棒,四肢爬著轉過身體,跨坐在男人臉上。大大的屁股壓在圭一的眼前,可以清楚看到突出的粉紅色陰戶。



「太太,你的陰部好漂亮唷。」



「唉唷,討厭啦……」



「咦……太太……你的陰毛……怎麼陰毛不見了……」



「呵呵,那是我家老公愛玩,把我的錨都剃掉了。」



「那……那我開始舔囉……」圭一的雙手撫摸著純子潔白的屁股,尖尖的舌頭也往裂縫間的陰核舔去。

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圭一用手捏住純子的屁股上下移動,讓陰唇像是自己在動一樣,在他的舌頭上面不停摩擦。圭一放開屁股,把純子的陰唇整個左右拉開,接著把手指放進呈現淡淡粉紅色的陰道裡。



「嗯……喔……嗚……啊啊……」承受不了下體圭一的舌頭與手指攻擊的快感,純子邊喘著邊不停用舌頭舔著男人的陰莖。



圭一用手指壓住小陰唇,來回用舌頭挑逗沒有了包皮保護的陰蒂,完全露出來的陰道口微微地張開,裡面像是痙攣一樣一收一縮跳動著。另只手也沒閒著,繞過大腿網女人垂下的乳房襲去。

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


雖然已經射了兩次,但受不了純子嘴巴巧妙的服務,圭一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再次血脈高張了。



「喔……喔喔……太太……好舒服……我想要……換姿勢了……」



「嗯嗯……」純子不想放開圭一的肉棒,但圭一抱住純子身體開始吻她,同時把陽具從女人的口中抽出來。女人抱著膝蓋空中漂浮般地蹲在圭一臉上,他不斷地舞動舌頭,穿刺純子淫亂的下體。



「太太,我的技術跟你家老公比起來如何呀?」



「啊啊……太好了……好太多了……純子……純子太舒服了……」女人的頭舒服地歪倒下來,圭一抓著她的乳房用力的搓揉。混合了圭一口水的陰液不斷從陰道裡冒出來,陰核也掙脫了包皮,曝露在空氣之中。



「太太,很爽吧……」



「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純子的鼻子中不斷發生甜美的聲音,雙手用力地扳住雙腿,讓整個因不都暴露在圭一的愛撫之下。有時用嘴唇親吻、有時用舌頭舔弄,純子的陰核緊繃得快要炸開來了,但圭一卻把它含住,用力吸允。



「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……」



「太太……痛快地高潮吧……」



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純子……到了……」



「嘖……嘖……」純子到達絕頂的瞬間,圭一突然含住陰蒂強力吸引。



「啊啊啊……咿咿……咿……啊……」達到高成頂峰的同時,純子的陰道中噴出大量透明的黏液,沾滿圭一整張臉。



「太太呀……你……你噴出來了……我……還是……第一次看到……這麼美的景象……」



「啊啊……太丟臉了……」



「嘿嘿,現在再讓您高潮一次吧……」圭一朝著剛剛高潮的肉穴,一口氣把肉棒穿刺進去。



「啊啊啊……太大了……受不了啦……」純子被圭一怒氣衝天的肉棍貫穿,兩眼發白身體弓起來不斷喊叫。



「太太,完全進去了呢……呵呵……裡面夾得真緊呀……」圭一抱起純子的腿,巨大的龜頭在肉洞裡面不斷衝刺迴旋。



「啊……咿咿……喔……哦啊啊……」下體被圭一猛烈衝撞,純子豐滿的乳房也波浪般地劇烈搖擺起來,絕妙的快感佈滿了她的全身。



房子裡雖然有強烈的空調,但仍阻止不了汗水從兩人身上不斷冒出,性器結合的地方不斷傳來碰撞的聲響,肌膚細小的摩擦聲,更提高了房間中猥瑣淫亂的氣氛。



「太太……我要你在上面……」陰莖放在小穴裡,圭一抱起純子讓女人坐在自己身上。女人的乳房被用力握著,瘋狂地跨在圭一身上搖動,男人硬硬的陰毛不斷刺激著純子的陰核。



「啊啊……陰蒂被摩擦到了……太……太舒服了……」圭一的手扶住純子的腰肢,配合著動作挺腰大幅移動。從陰道裡不斷滲出的蜜汁,把圭一的陰毛完全弄濕了,每當純子扭腰時,就發出淫蕩的「沙沙」聲。圭一不斷向上推起身體,純子不斷搖晃的巨乳上閃著汗水的光澤。



「啊啊……咿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」受不了圭一刺激自己的乳房,純子激烈地扭動上半身,卻讓下體中陽具的感覺更為強烈。



「哦哦……喔……啊……」純子的上身前傾,陰蒂與圭一的陰毛強烈摩擦,男人粗大的肉棒,一下一下捶在陰道深處。



「喔喔……快……快到了……到了……到了……」從陰道深處開始的痙攣,讓純子第二次嘗到絕秒的甘美,整個身體一軟就癱在圭一胸前。



「啊……啊……從來……沒有這麼舒服過……太厲害了……」巨大的陰莖還塞在肉洞中,享受著餘韻的純子躺在圭一胸前喘著,還僵硬的乳頭隨著胸部起伏在男人皮膚上摩擦著。圭一摟著純子,享受著汗水彼此交融的美妙感覺。



「啊……別……別動……」純子的身體因圭一的愛撫而搖動,下體裡還沒萎縮的巨棒也因此左右竄動著。



「太太,我還沒射呢」圭一突然推起純子上身,女人的重量讓龜頭插進了肉穴最深處。



「啊啊啊……不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純子漫天狂喊著,腰肢不自主地隨著圭一的衝入扭動。



「太太……腰要多用點力呀……」圭一扳過女人的腳,讓原本坐在自己跨上的純子變成蹲著的姿勢。男人?高屁股,女人原本前後搖動的身體變成了上下震動。



「喔……真爽……太太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動快一點……」肉棒被黏膜緊緊包圍,每一次純子上下時把陰莖徹底吞入。圭一隻覺得一陣熱流從龜頭衝向腦門,強烈的快感讓他再也忍不住了。



「啊……又……又……要高潮了……」



「喔……太太……我也要……射了……一……一起吧……」



「啊啊……一起……啊……到了……到了……嗚嗚……」



圭一的手用力抓住純子的腰,頂到最深處的陰莖把白濁的精液直接噴進子宮裡。再度高潮的純子整個人攤在圭一胸前,不斷大口喘氣,撫摸著男人皮膚上的汗光。



「太太……怎麼樣呀……」



「啊……喝……我……全身都軟了……您……實在太厲害了……」



「太太你也是最棒的……我家那個無趣的老婆……根本沒辦法跟你比……」



聽到圭一這樣說,埋在胸前純子的頭?了起來,芳唇緊緊蓋上男人的口。

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


萎縮了的陽具從被撐得大大的陰道中掉了出來,大量的淫水參雜著白色的精液也不斷流出。



「先生,今晚就這樣休息了吧。」



「喔?太太,這樣您就滿足了嗎?」



「什麼?」浸淫在官能的餘韻中,吻著圭一嘴唇的純子妖艷地笑了。



「如果太太還要的話,我也還可以唷。」



「天哪,我太高興了……」



「是嗎?……那我們一起去洗個澡吧……兩個人一起洗……」



「好……」



純子從圭一的身體上爬起來往浴室走去。圭一跟著純子後面,蓮蓬頭噴出了水霧,但兩個人火熱的身軀卻無法冷卻。



男女的舌頭交纏,互相愛撫彼此的身體。圭一用手指摳弄純子的花瓣,白濁的精塊順著水流從陰道中留下,剛剛射精過的肉棒又再次血脈賁張。



純子扶著浴室牆壁惦高腳尖,讓屁股朝圭一高高地挺起來。圭一抱著純子突出的腰肢,把怒張的肉棒擠進女人的花蕊裡。

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

受到黏膜的抵抗,圭一的巨棒大幅度地彎曲了起來,也因此摩擦到陰道內剛才沒被刺激到的地方。被新的快感襲擊,純子嗚嗚咽咽地喘著。



「啊……後面……好深入……啊啊……」



頭頂上不斷淋下冷水,圭一猛烈地從背後插入,讓圭子不斷地大聲哀鳴。



************



鈴鈴鈴……鈴鈴鈴……嗶……



「純子,你睡了嗎?今天晚上沒有事,所以我急著搭最後一班新幹線趕回來了……現在已經到站了……大約10分鐘以後就到家了……好久沒有好好抱抱你了……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抱一下……等會見唷……親親……」



包圍在蓮蓬頭水聲中的兩個人,都沒有聽到房間裡電話答錄機的聲音,繼續沈溺在淫亂的快感之中……